参考消息网9月30日报道 外媒称,在第一场总统选举辩论前夕,民主党人抓住了一条新的进攻路线,指责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税法上耍花招。

民主党全力攻击“逃税者”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9月29日报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把特朗普描绘为逃税者。此前有新闻披露,过去20年间,美国总统有多年未缴纳联邦所得税,上任第一年只缴纳了750美元联邦所得税。

报道援引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经常拿商业亏损抵消纳税义务。新闻爆出数小时后,拜登就开启宣传,将总统的纳税额与普通美国人进行对比。

报道称,拜登竞选团队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说普通小学老师一般每年缴纳所得税7000多美元,消防员要缴5000多美元,护士缴纳的所得税是消防员的两倍。

报道还称,拜登竞选团队还创建了在线税款计算器,选民可以计算出2017年自己比总统多缴了多少税。

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说,通过新闻披露的内容:“可以看到特朗普总统采用不同寻常的手段,玩弄税法,规避应缴税负”。

佩洛西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采访时还说,报道说如果特朗普赢得连任,他第二任期内将有3亿美元贷款到期,这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因为这可能给外国人提供影响总统的机会。

报道指出,共和党人对新闻披露的内容基本保持沉默。消息是在特朗普与拜登准备于周二参加首场总统辩论之际爆出的。

报道注意到,在2016年的一场辩论中,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宣称特朗普不想公开他的纳税申报单。特朗普回应称:“那显得我聪明啊。”

报道还指出,拜登公布了20多年的纳税申报单。今年早些时候,他说公众“有权知道这位总统在隐瞒什么”。

另据路透社华盛顿9月28日报道,在第一场总统选举辩论前夕,民主党人抓住了一条新的进攻路线,指责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税法上耍花招。此前有报道显示,他近年来缴纳的联邦所得税少得可怜。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高级经济顾问贾里德·伯恩斯坦在推特上说,《纽约时报》的报道凸显了简化税法、让特朗普这样的人合理纳税的必要性。

伯恩斯坦说:“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纳税。但越富有,雇用的税务律师就越多,就越能让自己持有的资产变得复杂——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像那篇文章显示的那样,将纳税义务减少到零。”

报道称,2016年,特朗普打破了数十年来的传统,即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时公布他们的纳税申报单。如今,他的纳税记录作为一个选举问题再次出现,为拜登在周二晚上的辩论中提供了又一个攻击目标。

此外据路透社华盛顿9月28日报道,有关特朗普近年来几乎或完全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的报道周一引发广泛愤怒。从富有的民主党人到教师和咖啡馆员工,人们纷纷登录社交媒体,宣称自己缴的税比美国总统还多。

“我缴的税比特朗普还多”主题标签周一开始流行,民主党对手拜登的竞选团队利用这种强烈反对声,推出徽章“我缴的税比特朗普还多”。

特朗普形象受损陷被动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9月28日报道,特朗普在即将迎来和拜登的首场辩论时已经处于守势。他努力回击对他多年来一直逃避联邦税负并积累了4亿多美元债务的抨击,这些债务有可能令他的家族经营的企业陷入不稳定。

报道称,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希望两位候选人周二晚上的首次交锋有助于他摆脱在全国和关键州民调中的落后态势之际,《纽约时报》的报道记录了特朗普的避税战略,成为这位总统重振处于颓势的竞选连任努力的最新障碍。

报道还称,该报道赋予特朗普的民主党对手拜登一条新的攻击战线,迫使特朗普在一个贯穿其总统任期的问题上竭力为自己辩护。

报道认为,对一直不遗余力使纳税记录保密的特朗普来说,该报道直接对他精心打造的成功商人和提出“美国优先”的爱国者形象构成威胁。这些消息似乎让他的竞选团队大吃一惊。在特朗普宣布最高法院空缺席位的人选几天后,该报道令竞选再起波澜。

另据哥伦比亚《时代报》网站9月28日报道,在美国目前这种两极分化的环境下,《纽约时报》针对特朗普税务问题的调查很可能不会在其支持者中掀起波澜,因为他们近乎盲目地相信特朗普所说的话。而且,由于《纽约时报》为保护消息来源拒绝披露文件,这一丑闻很可能不会发酵到超出报道内容所涉范围。

报道称,但这一事件可能会对其他方面产生巨大影响,例如让特朗普在与竞选对手拜登的首场辩论中处于被动状态。虽然特朗普将继续采取否认态度,但拜登或许会要求他主动公开纳税申报单以澄清疑虑。

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格雷格·萨金特表示,特朗普这次将付出代价。萨金特说:“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会从这些新爆料中看到更多有关他的魔力的证据。但是,那些仍未选边站或犹豫不决的选民可能将此视为特朗普的又一次失败。总体而言,这再次证明支持特朗普式实验的错误。”

此外据美联社华盛顿9月28日报道,特朗普个人负有4亿多美元债务的消息一经披露就投下一片阴影。伦理学专家说,这引发了国家安全方面的隐忧,即他可能被债主(组织或个人)利用来左右美国的政策。

报道称,在对特朗普展开新的调查前,《纽约时报》报道,纳税记录显示他个人背负着惊人的债务——包括未来四年将到期的3亿多美元贷款。

非营利的政府监督机构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的副主任唐纳德·舍曼说:“美国人应该担心总统的债务问题,因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国家安全风险。这是总统一再试图对公众隐瞒的信息。”

曾在共和党人小布什政府中担任首席伦理学律师的理查德·佩因特也指出,特朗普拥有的公司已经6次宣布破产,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银行愿意继续冒着如此大的风险给特朗普放贷?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issedit.com

最后修改日期:2020年10月2日

作者